颜铭

(。•́__ก̀。)洪荒求……粮。


好友画的恭觞x

就很好看啊w原图?我才不给嘞。

苏觞-战后一个吻

昆仑雪冷。
若是往日,自然不畏这点风寒。只是一战损耗功体太多,只得裹着厚重的衣服,上来寻故友。
说是故友也不恰当。他们也非知交好友,虽说患难与共,可是也改不了一开始心怀不轨的事实。纵非如此,两人的性子也不一定合得来。
只是,需要一个人,来跟他一块怀念那个已经逝去的好友。襄铃去了青丘,晴雪回了娲皇殿,至于小兰,却是不能在他面前提及少恭二字。
思来想去,也唯有百里屠苏合适了。同人叙旧,自也不能空手而来。三坛子望春风叠怀里,一步一脚印,到最后,只看着风雪之中,剑客将酒杯举了起来,似乎是准备喝一杯。

这一幕,太过震撼,脚一滑,发出咔哒的声音,连人带酒坛子,摔个满怀。酒液浸湿衣服,正想喊冷。他已经过来,握着自己的手。火行的灵气一输入,甭管先前怎么想的。现在嘛——舒舒服服地呻吟出声,靠着他更近一点,然后还有心情想别的。

“恩公~这酒是什么味的?竟然能得恩公青睐。我可得好好尝一口。”说罢伸手就去抢他的酒。
——“尹千觞…!”
“诶?我在呢。这酒的味道也就…一般般嘛。这次酒全洒,下次我请你喝好喝的~”
——“不必。”
“不要这么客……嗯?”
俊美的面庞骤然放大,唇与唇相触,大脑一时间竟然卡了壳,空白一片。等回过神,他已经离开了。一想刚刚那个吻的滋味,好像又有点亏。
从来只有我尹千觞占人便宜的。不思及此,转被动为主动,双手搂其腰,唇齿相处,予人一个深吻。

“唇上的酒不多,不如尝尝我身上的?”

——
嘘,就一个吻。

桂花酒#

尹千觞得意洋洋地指挥少恭去给他倒酒,一副攻君风范。惊得方兰生不知道什么好。就“
你你你——”
眼尖的百里屠苏看着先生贴近尹千觞的耳小声耳语“回去四次”,保持了应有的沉默。

灵魂互换梗

少恭做不出自拍这种事,千觞做的出啊xd

to玄喵,生日快乐。

to玄喵,生日快乐。

反正也是一个五分钟摸鱼。

恋爱脑x

恋爱脑严重,慎入。

能罗列出不适合在一块的理由有很多。不论现在如何选择,最后还是会分开。那还有必要在一块吗?尹千觞这么想,他与欧阳少恭终归会形同陌路,不如趁两个人关系好的时候,就此分开疏远,也省的告白后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对了,他欧阳少恭,心中早就有心悦之人。

他也就如此做了,游山玩水,偶尔侠义榜赚个酒钱,遇见有趣的事情,就提着夹铁过去。经常会将弄得伤累累,不过有少恭的丹药,休息几天也就好了。

信还是继续写,人嘛,就不见了。
直到有一天……

少恭来信了。
停一停,停一停,尹千觞。你不是下定决心不见欧阳少恭了吗??怎么他一请求你就过去了。之前的说好的呢?
尹千觞在内心唾弃了一下自己,不过该是乐颠地跑去那个信上所说的少年,来一场碰瓷。

——

都说了ooc。

恭觞

恋爱脑的恭觞……。ooc慎入#

烈焰灼身,蓬莱欲坠。最后一切湮没,只余魂魄徘徊于此。非是执念,只是固执地想要伴他最后一程……
最后便是最后,忘川蓬蒿,公主执念于白衣驸马,执念于她的夫君。我呢,我执念于什么?敬往事一杯酒,过往不再提及。
轮回啊…不再多想,过往散去,命魂飘飘忽忽,拢聚了一波的光点,留恋似在忘川看了最后一眼,忽然……

熟悉的,想要靠近的……魂魄还差一些,就它们了吧。命魂裹着那些光点【_少恭的魂魄】,浩浩荡荡前去轮回。